FragAttacks漏洞分析

发布时间 2021-05-18

背景


近日,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的安全研究员Mathy Vanhoef发现了一系列影响巨大的Wi-Fi漏洞,这一系列漏洞被统称为FragAttacks,FragAttacks影响了1997年Wi-Fi技术诞生以来的所有Wi-Fi设备(包括计算机、智能手机、园区网络、家庭路由器、智能家居设备、智能汽车、物联网等等)。


其中三个漏洞影响大多数WiFi设备,属于Wi-Fi 802.11标准帧聚合和帧分片功能中的设计缺陷,而其他漏洞是Wi-Fi产品中的编程错误。


黑客只要在目标设备的Wi-Fi范围内,就能利用FragAttacks漏洞窃取敏感用户数据并执行恶意代码,甚至可以接管整个设备。


至尊品牌源于信誉9397ADLab第一时间对漏洞进行了分析,并提出了相应的缓解建议。由于WiFi产品的协议栈,包括了Soft Mac及Full Mac多种实现方案。FragAttacks系列漏洞不仅存在影响操作系统内核、WiFi驱动,还影响WiFi的SOC芯片,所以漏洞的影响长期存在。请及时关注并更新设备供应商的安全更新。


修复及缓解建议


● 及时更新设备供应商发布的FragAttacks漏洞安全更新。

● 确保您访问的所有网站和在线服务都启用了安全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S(比如安装HTTPS Everywhere插件)。

● 例如在Wi-Fi 6(802.11ax)设备中禁用分片,禁用成对重新生成密钥以及禁用动态分片。


漏洞列表及具体影响


Wi-Fi设计缺陷相关的漏洞包括:


CVE编号
漏洞介绍
漏洞影响
CVE-2020-24588
针对A-MSDU聚合的注入攻击(无效的SPP A-MSDU保护机制)

攻击者可插入恶意帧,篡改数据包

CVE-2020-24587
混合密钥攻击(重组时使用不同密钥加密的分片密取用户的敏感数据
CVE-2020-24586
分片缓存攻击(重新连接到网络时不清除分片缓存)窃取用户敏感数据或篡改任意数据包


Wi-Fi实现相关的漏洞包括:


CVE编号漏洞介绍漏洞影响
CVE-2020-26145

在加密通讯中,仍接受未加密广播分片作为完整帧

独立于网络配置,插入任意帧,从而篡改数据包


CVE-2020-26144

在加密通讯中,仍接受未加密的A-MSDU帧

CVE-2020-26140

在受保护的网络中接受未加密数据帧

CVE-2020-26143

在受保护的网络中接受分片的未加密数据帧

CVE-2020-26139

转发EAPOL帧时未验证发送端的身份

和CVE-2020-24588结合起来,插入任攻击者可插入恶意帧,篡改数据包

CVE-2020-26146

对于非连续数据包编号的加密分片依然进行重新组合

窃取用户敏感数据

CVE-2020-26147


对分片进行重新组合时不区分加密或未加密

攻击者可插入恶意帧,篡改数据包


CVE-2020-26142

将分片帧作为完整帧进行处理


CVE-2020-26141

不验证分片帧的TKIP MIC


通过这一系列漏洞,攻击者完全可以获得用户的敏感信息或直接控制智能设备,如控制智能电源插座,甚至直接接管网络中存在漏洞的计算机,参见下文参考资料[2]。


漏洞分析


至尊品牌选取了在所有设备普遍存在的CVE-2020-24586、CVE-2020-24587、CVE-2020-24588三个设计漏洞进行分析。由于CVE-2020-24588的漏洞影响较大,至尊品牌着重进行介绍CVE-2020-24588。 


1、技术背景

由于802.11MAC层协议耗费了相当多开销用作链路的维护,为了提高MAC层的效率,802.11n引入帧聚合技术,报文帧聚合技术包括:A-MSDU(MAC服务数据单元聚合) 及 A-MPDU(MAC协议数据单元聚合)。


A-MSDU允许对目的地及应用都相同的多个A-MSDU子帧进行聚合,聚合后的多个子帧只有一个共同的MAC帧头,当多个子帧聚合到一起后,从而减少了发送每一个802.11报文所需的PLCP Preamble、PLCP Header和802.11MAC头的开销,同时减少了应答帧的数量,从而提高无线传输效率。A-MSDU报文帧聚合技术是802.11n协议的强制要求,所有支持802.11n协议的设备都必须支持。


下图示意了在802.11协议栈中,发送端和接收端是如何处理A-MSDU数据的。


1.png

图1. 802.11协议数据处理流程 


在802.11协议栈中,发送端将来自3-7层的网络数据经过数据链路层的LLC子层添加LLC/SNAP头后封装成MSDU(MAC服务数据单元),MSDU经过添加DA、SA、长度及pading后,封装成A-MSDU子帧,在MAC子层的顶层将多个A-MSDU子帧封装成A-MSDU,经MAC子层后,帧数据被添加上MAC头及帧尾封装成802.11数据帧(MPDU),MPDU/PSDU经过物理层添加PLCP Preamble(PLCP前导码)及PLCP Header(PHY头),无线侧最后通过射频口将二进制流发送到接收端。


接收端通过相反路径对802.11数据帧进行拆解,最后获得发送端的3-7层的网络数据。


A-MSDU的协议数据组成如图2所示,至尊品牌从上到下进行分别说明:

(1)一个MSDU由LCC/SNAP头、IP头、TCP/UDP头及协议数据Data组成。

(2)MSDU添加DA(目的地址),SA(源地址),后续数据长度及Padding(四字节对齐)组成一个MSDU子帧。

(3)多个MSDU子帧组成一个802.11帧的A-MSDU域。

(4)802.11数据帧通过QOS Control的A-MSDU Present位来表示这是一个包括A-MSDU域的数据帧。


2.png

 图2. A-MSDU数据组成示意


在802.11协议中,一个普通的802.11数据帧与A-MSDU数据帧的结构是相同的,只是QOS Control域的A-MSDU Preset位 为1,则标示了该数据帧是一个A-MSDU数据帧。A-MSDU Preset位为0,则标示这是普通802.11数据帧。


在802.11协议中WEP及CCMP只保护802.11MAC的有效载荷,至于802.11帧头以及下层协议的标头则原封不动,也就是说802.11协议中数据帧中QOS Control并没有加密,这为攻击者提供了攻击入口。


3.png

图3. CCMP加密的802.11数据帧格式


为防止中间人攻击,IEEE在2011年设计了SPPA-MSDU机制来保护A-MSDU Preset位及A-MSDU的Payload。SPP A-MSDU通过在RSN capabilities 域中添加SPP A-MSDU Capable及SPP A-MSDU Required来标示是否支持SPP A-MSDU机制及是否采用SPP A-MSDU机制。


4.png

图4. RSN Capabilities 域数据格式


2、针对A-MSDU聚合的帧注入攻击(CVE-2020-24588)


虽然有SPP A-MSDU机制来保护A-MSDU Preset位不被篡改,但是在实际的测试中,几乎所有的设备都不遵循SPP A-MSDU机制,这使得中间人攻击成为可能。


至尊品牌假设发送端发送了一个正常的802.11数据帧,这是一个里面封装的是一个普通TCP包,其dst=“192.168.1.2", src="1.2.3.4", id=34


5.png

图5. 原始的802.11数据帧


由于偏移0x18的QOS Control(0200)不受保护,攻击者可以将 QOS Control域中的A-MSDU Preset翻转为1,使得QOS Control的值为8200,同时在帧末尾注入恶意的A-MSDU子帧2(如下图的红色线标示),最后发送给接收端。


6.png

 图6. 篡改后的802.11A-MSDU数据帧


由于QOS Control域中的A-MSDU Preset翻转为1,当接收端接收到数据帧后,会按A-MSDU格式来拆解里面的数据。数据被识别成两个A-MSDU子帧。A-MSDU子帧1中的数据是原始的MSDU数据,所以会被协议栈丢弃,但第二个子帧会被正确解析并处理。这上面的例子中第二个子帧会被识别成ICMP ping包,接收端会回复一个ICMP echo Reply给发送端。


视频1. 发送端收到ICMP echo Reply


下图示意了中间人帧注入流程:


7.png

 图7. 中间人帧注入流程 


(1)STA(终端)和AP(热点/无线路由器)信道A(如信道6), 建立关联

(2)MITM利用多信道中间人技术使得STA认为AP已经切换到信道B(如信道11)。

(3)STA在信道11给 MITM发送加密的Wifi正常数据帧。

(4)MITM将 接收到的Wifi帧QOS域的A-MSDU Preset标示设为1,同时插入篡改的A-MSDU数据。把一个正常的Wifi帧改成一个A-MSDU帧,并注入一个ICMP请求包,并在通道6发给AP。

(5)AP接收到A-MSDU数据帧,AP拆解A-MSDU,分成多个A-MSDU子帧,其中第一个A-MSDU子帧为非法包,会被丢弃,但后续的MSDU子帧会被系统正常处理。AP会回复收到一个ICMP Echo 应答给MITM。

(6)MITM收到AP的回复后,将接收到的WIFI帧转发给STA,这样STA收到AP回复的ICMP应答。


CVE-2020-24588的修复


今年3月Windows发布了相应的补丁,修复了FragAttacks系列漏洞,5月11日Linux也发布了FragAttacks系列漏洞补丁[6],Linux针对CVE-2020-24588的修复如下:


---

 net/wireless/util.c | 3 +++

 1 file changed, 3 insertions(+)

 

diff --git a/net/wireless/util.c b/net/wireless/util.c

index 39966a873e40..7ec021a610ae 100644

--- a/net/wireless/util.c

+++ b/net/wireless/util.c

@@ -771,6 +771,9 @@ void ieee80211_amsdu_to_8023s(struct sk_buff *skb, struct sk_buff_head *list,

 remaining = skb->len - offset;

 if (subframe_len > remaining)

 goto purge;

+/* mitigate A-MSDU aggregation injection attacks */

+if (ether_addr_equal(eth.h_dest, rfc1042_header))

+goto purge;

 

 offset += sizeof(struct ethhdr);

 last = remaining <= subframe_len + padding;

--


因为在A-MSDU聚合注入攻击中,需要将普通加密Wi-Fi帧转换为A-MSDU帧。这意味着第一个A-MSDU子帧的前6字节对应于RFC1042的帧头,liunx内核通过增加判断DA(目标地址)是否和rfc1042_header(\xaa\xaa\x03\x00\x00\x00)一致,如果相等则认为是恶意攻击,可以把这个A-MSDU帧抛弃。


混合密钥攻击(CVE-2020-24587)


8.png

图8.混合密钥攻击流程


在步骤1当中,攻击者诱导受害者访问受攻击者控制的服务器,通过一些手段,比如指定一个超长的URL,从而使受害者发送的数据包不得不分成两段进行传输,分片的数据包用秘钥k加密,这两个数据包为和。而攻击者通过多信道的中间人进行拦截,一旦监测到攻击者指定IP数据包,便将此数据包转发给AP,即AP一旦收到此数据包后,就将其解密后存在内存当中。 


在步骤2进行之前,受害者需要与AP重新进行四次握手并协商新的密钥。之后攻击者等待受害者发送包含敏感信息的数据包,即和。攻击者将数据包号码为n+1的数据包拦截,并将其序列号修改为s,然后转发给AP,即数据包。而AP直接把他当作序列号s数据包的第二个分片信息,将他解密后重组成新的数据包,而新的数据包中包含受害者的敏感信息与攻击者指定的IP。于是敏感信息就被发送到受害者控制的服务器上,造成信息泄露。


分片缓存投毒攻击(CVE-2020-24586)


9.png

图9.分片缓存投毒攻击流程


在步骤1中,攻击者嗅探到受害者的MAC地址后,伪造受害者MAC地址去连接AP。这样就可以合法的用受害者的身份在AP的内存中插入分片。


在步骤2中,受害者进行正常的认证工作,此时攻击者发送数据包,这个数据包中包含攻击者指定的IP数据包。然后AP解密此数据包,并保存在内存中,以受害者的MAC地址作为标识。然后攻击者通过发送解除认证的数据包并断开连接,随后在受害者和AP之间建立一个多信道的中间人。注意此时AP内存中的分片并没有被清除。


之后受害者与AP之间进行正常的连接。此时攻击者只需要等待受害者发送第二个分片,数据包号码为n+1,攻击者将此数据包拦截后,并将此数据包的序列号修改为s,然后其转发给AP,即数据包,一旦AP收到此数据包,和混合密钥漏洞类似,AP会将此数据包解密,并和之前保存在缓存中的数据包重组成新的数据包,因为这两个数据包包含相同的MAC地址和序列号。最后,AP将重组后的数据包发送给攻击者控制的服务器,从而造成敏感信息泄露。


参考链接:

【1】https://papers.mathyvanhoef.com/usenix2021.pdf

【2】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88YZ4061tYw

【3】https://www.fragattacks.com/#notpatched

【4】https://github.com/vanhoefm/fragattacks

【5】https://lore.kernel.org/linux-wireless/[email protected]/


至尊品牌源于信誉9397积极防御实验室(ADLab)


ADLab成立于1999年,是中国安全行业最早成立的攻防技术研究实验室之一,微软MAPP计划核心成员,“黑雀攻击”概念首推者。截止目前,ADLab已通过CVE累计发布安全漏洞近1100个,通过 CNVD/CNNVD累计发布安全漏洞1000余个,持续保持国际网络安全领域一流水准。实验室研究方向涵盖操作系统与应用系统安全研究、智能终端安全研究、物联网智能设备安全研究、Web安全研究、工控系统安全研究、云安全研究。研究成果应用于产品核心技术研究、国家重点科技项目攻关、专业安全服务等。


adlab.jpg